吴宓日记

编辑:贴切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8 12:53:58
编辑 锁定
吴宓(1894-1978),字雨僧,又字雨生。191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。1917年赴美留学,初入弗吉尼亚大学,后转学哈佛大学。回国后曾与刘伯明等人创办《学衡》杂志。从1926年起,在清华大学讲学。1906年开始记日记,直至文革后期。
书    名
吴宓日记
作    者
吴宓
类    别
日记、散文
页    数
《吴宓日记》共十册

吴宓日记简介

编辑
吴宓的日记每一篇都是很好的散文,或者简洁明了,或者雍容大度,或者深刻尖锐,并伴有种种言之不尽、诉之不完的情趣充溢其间。即使今天读到这些文字,我们仍然能够充分感受到整个时代的大气候和大环境,以及一个学者在这种处境中超然的品格和深邃的智识。
《吴宓日记》是著名学者吴宓先生数十年学术生涯、个人际遇和在学界的活动与交往记录,也是二十世纪中国学术史、教育史的珍贵记录。
《吴宓日记》共十册,收录了吴宓1910年至1948年所写的日记,1998年由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发行。[1] 

吴宓日记序言(钱锺书)

编辑
学昭女士大鉴:奉
摘示
先师日记中道及不才诸节,读后殊如韩退之之见殷侑,“愧生颜变”,无地自容。先君与先师雅故,不才入清华时,诸承先师知爱。本毕业于美国教会中学,于英美文学浅尝一二。及闻先师于课程规划倡“博雅”之说,心眼大开,稍识祈向;今代美国时流所讥DWEMs,正不才宿秉师说,拳拳勿失者也。然不才少不解事,又好谐戏,同学复怂恿之,逞才行小慧,以先师肃穆,故尊而不亲。且先师为人诚悫,胸无城府,常以其言情篇什中本事,为同学笺释之。
众口流传,以为谈助。余卒业后赴上海为英语教师,温源宁师亦南迁来沪。渠适成Imperfect Understanding一书,中有专篇论先师者;林语堂先生邀作中文书评,甚赏拙译书名为《不够知己》之雅切;温师遂命余以英语为书评。弄笔取快,不意使先师伤心如此,罪不可逭,真当焚笔砚矣!承命为先师日记作序,本当勉为,而大病以来,心力枯耗。即就摘示各节,一斑窥豹,滴水尝海。其道人之善,省己之严,不才读中西文家日记不少,大率露才扬己,争名不让,虽于友好,亦嘲毁无顾藉;未见有纯笃敦厚如此者。于日记文学足以自开生面,不特一代文献之资而已。
先师大度包容,式好如初;而不才内疚于心,补过无从,惟有愧悔。倘蒙以此书附入日记中,俾见老物尚非不知人间有羞耻事者,头白门生倘得免乎削籍而标于头墙之外乎!敬请卓裁,即颂近祉。
钱锺书敬上
(一九九三年)三月十八日

吴宓日记作者简介

编辑
吴宓(1894-1978),1894年(清光绪二十年)生,陕西省泾阳县人。字雨僧、雨生,笔名余生,著名西洋文学家,国学大师。国立东南大学文学院教授(1926-1928), 1941年当选教育部部聘教授。

吴宓日记日记摘录

编辑
三月二十三日(阴历二月廿三日) 星期四
晴。风。 晨七时四十分,偕叶、王、张诸君回北京。余等沿铁轨步行至西直门内,始雇人力车乘之。余及张君至三原南馆省爹爹大人(时邮人适以父书至),旋出,至东方洋行买物。又赴琉璃厂购墨水、纸、本及邮票等。乃归三原馆,已三点半矣。急赴汉中馆,而王君未在。待至三点三刻,仍未归,余等乃行。出广安门(即彰仪门),遇一同学系广东人,亦欲乘火车归校者也。时钟已四时,汽笛呜呜鸣不已,余等急奔至车站,而始知京张车已于二点钟时开行。此火车只至西直门即止,乃即乘之,至西直门下车。余等三人遂仍沿铁轨步行归校。
今晨爹使罗升来校为余等送物,而余等侵晨即出,罗升直立俟余归始去。
晚为父作禀,而校中电灯忽全熄灭,疑发电机关有所损失。自习室中黑暗莫睹一物,乃置之翌午始赓续而完其事。晚间又发布本校管理规则(吾陕所来六人俱皆录取入学。前言榜上无马君者,误也)。
三月二十四日(阴历二月廿四日) 星期五
晴。 昨晚,叶君示余以陕西提学使接到余等电报后所复快信一纸,由西安至此,仅需六天。言“来电已悉。查此项学生,本公所只有保送之权,所云拨款接济一层,碍难遵照办理”云云。阅后亦无法,置之而言。
午间,教务处考验第二格学生其已习过代数、几何、三角者之数学程度。又言如能用英文问题为答案者,可于廿七日与第一格同考,不能者则于今日考验。余答不能,遂即时受考。又问余所学科目,余以代数及平面几何之全部对。主考先试余几何,书问题于黑板,令学生一人就黑板演式作答。试余二题,余答皆弗完。乃趋余至邻室试代数,问题为(x十a)n展开之公式并证明,及二次方程二题。余勉强演毕而出。主考者又询余是否能阅各种英文书籍,余对以恐现在力尚弗及云云。
三月二十五日(阴历二月廿五日) 星期六
晴。晚小雨。 晨,教务处又考验第二格学生其已习过博物者之博物程度。余等皆往应试。共出问题四道。动、植物各二,令于动物、植物各作一题者为完卷。
午,无所事,闲谈而已。第一格学生,今日举行分班考试。又陕西第二格学生马君,亦以是日移居校内。廿七日,第一格学生考试数学,第二格学生愿同往试者,亦有十馀人之多。余则自以为英文程度太浅,况素未翻阅英文科学书籍,骤往贸然应试,未免资格有所不及,故昨日只得以汉文应试。乃今晨又与张君至管理室见某员,言愿往与试,此举殊似属冒昧也。校中又给各生洗衣摺一个,每中衣百件费二元六角、西衣百件三元六角。
二月四日 星期三
阴。 午前,至图书室读“Education in Sexual Physiology and Hygiene"(By Philip Zenner)一册,著者为Cincinate School教员,因感然青年学子多溺于诱惑,陷于习惯犯手淫onanism;masturbation;self—abuse之病,误以窒欲保身continence为有害,遂至肆行无忌,患不可言。种种病理的遗精seminal or nocturnal emissious;wet dreaw等事随之而起,而世间种种花柳病social diseases(即梅毒syphilis及淋症gonorrhea)由是滋蔓传染,贻害人群,祸烈无比,恻然悯之。乃就为其校学生特别开班,讲授生物生殖之理及人生保身之要,俾诸生之有病者可以悔改,无者自可不染。此书其讲义录也,言最激昂动听,其有助学界及一般社会岂浅鲜哉!
书中有谓人生品德之高下,皆成于习惯。Habits make character,故人当利用习惯,而勿为习惯所利用。“We should make habit our friend and not our enemy"。若不能自脱恶习惯之束缚,则日趋下流,生涯不堪设想矣。然既有恶习惯者,必当即速悔改。法谚有曰:It is the first step that counts,即谓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,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。故过而能改,不足为过,是在人之努力坚志、痛心疾首以歼除恶魔而已。
余读之而憬然,自思居常着意修德,言论思想间处处不忘此点,而迹我所行,尚有数多之缺点,或竟反不如常人者,此可痛也。从今日起,余当立起一番新志愿,事事改去旧观,必期事均有合于道德,乃可算一人。余向来大病为思想多而实行少,故今当屏去一切无谓之思想,研究实学,练习纯德。特书于此,以质之明神上帝,常兹鉴临,以勗余眚。勉哉小子,其兢兢哉(余敬慎书此数语,余当常视此。余他年果能有一朝之成就,其毋忘此日哉)! 又翻阅Applied Mechanics。”余维修学不专,必鲜进步,故余并决定,将来至美必学Technical chemistry。此时有暇则力研英文,不遑他事,毋分心而歧志也。
五月二十二日
晴。风。上课如常。
罗君集义来,强邀同道入城,余雅不欲,且深知进城之无意味,颇为譬解。而罗君只强聒,乃于午饭后,乘火车同往。
至史君勋臣处叙别。三时许,至中华大学,仲侯以救国储金事,赴中央公园大会,至夕始归。
余阅其案头生理卫生书数种,有云:人生莫不有欲,惟当学生时代,主屏除遐想,团聚精力,图事业学问之成功。既生为万物之灵,则当有战胜欲魔之能力。不可借口于生人性分如是,自暴自弃,早年堕落,悔怨毋及。其言皆可为青年针砭。惟更有说者,即欲者,亦有形而上与形而下之别。精神之爱,至为高尚清洁;而形体之爱,则不足语此,然惟禀赋特异之人,能别择于此间,故世殊不数觏也。
晚,与仲侯谈。下榻其处。
五月二十三日
晴。风。 晨谒李公孟符,公函仍未作,谓高公约今日可出场。余再三婉催而别。谒秦公,未遇。谒赵公,未见,以赴津为辞。谒张公云亭。
晴。 上课如常。
午后,见周校长,商《周报》临时增刊事。校长议论颇多,大率重事实而轻道理,又不以诗文之歌哭为然。然必于诗文中,作深刻之绳墨,亦不可以已乎?
五月二十五日
晴。 上课如常。
夕,在《周刊》事务所,开编辑会议,决定《临时增刊》内容,及各人分任之部分。
晚,与瑶城谈甚久。踯躅月光下,至十一时始寝。
谈竟,余愤慨甚多,深感行道立品之难,与人情不平之况。苦衷难谅,盛事孰称?余从此殆废然矣。盖余之与余友,平昔不以常人相待,亦谓相知以心,故除去藩篱,毫无尔我。吾友经济之需,余不问力之能否,一力担任。近以境况所迫,预算不给,然都不汁及,拟先将吾友支付完全,俾其回家省亲,余然后步步设法,筹备现在与未来。乃假期在迩,秦公处即望两度接济,亦只能支付吾友而不及余。且事实上,无论如何催恳,似非略迟日期,不能收领。此种困迫情形,略告吾友,而吾友不顾一切,惟重视自己,谓今年必须回家,不能稍迟日期。责余何不早告,此时彼设法不及,误乃公事,咎实非轻。且必余无心筹备,故藉此以自解。余之如何,彼皆不顾。彼必欲达回家之目的,且一日亦不可迟。呜呼,吾友乃欲以社会事理相责绳,然何其不自反也?夫以社会事理论,吾之于吾友,行过笃矣。吾友得友如此,辛苦经营,忘己为人,在我无一金之储,筹用无出,将罄所得以资吾友归省,迫于实事,略缓期日,乃遽以恶声相向。试问余果何负于人而如是者。且以手续论之,余三年来,虽完全供给吾友,然固未尝为一次之预约。不过随余之景况,效管鲍之分金,亦未敢即有担负一切之表示。若论实事,以过去种种证之,即余先事警告,吾友决亦无力筹出巨款。况此乃吾友切身之事,又何待人之警告,而始知为计哉?夫为德不卒,君子之所甚耻。余惟以道德观念之趋迫,行必求高于人。故
本忠厚之意,尽心竭力,视吾友与己身无殊。比经艰难忧患,事益难而志弥坚。而吾友之以道德家自负者,对吾乃并常人之道理而不讲,甚且有君子可欺以其方之意。上焉者犹如此,其下可知。茫茫众生,劫将胡底。余无他憾,惟恐余行道济人之意,从此减却一分。则吾友之报我者酷矣。
近来所受之感触,(一)觉得作事必当从世俗之分际,过犹不及。又(二)道理只可自讲,与人当慎之又慎。即心服道理者,作事亦不讲道理,况其以道理为口头禅哉!(三)人皆重己而轻人,先己而后人,即服从道理者亦然。故人亦不能不为已,且不能捐已殉人。
余此后与吾友之关系,虽无变易,经济仍竭力补助,而事实、手续、地步、方法,均不能不自占几分,不再相望以道理可也。
是晚感触过多,入梦甚迟。
五月二十六日
晴。 上课如常。仍读Carlyle文集Life of Burns。诗人之穷困,可为伤心也。然处穷困而安之若素,终不改其为诗人,则凡学为人者所当注意。又文中有云:“It is a mortifying truth,that two men in any rank of society,could hardly be found virtuous enough to give money,and to take it as a necessary gift,without.injury to the moral
entireness of one or both.”……今之友道,与昔日异其界说。社会 中,人必各自独立,不可倚赖他人之辅助。此根据今日社会之道德所应为者。
实事上确是如此。昔闻之严亲,朋友虽有通财之谊,然交道之坏,鲜不由于经济关系者,故宜慎之又慎。年来阅历,深知其然。即如余与尧臣之交涉,就事实论之,至简明而易判决。余尽心于吾友之事,初未敢自以为功。吾友只持回家之理论,而不计事实之能否。平日又狷洁自高,以为对余非刻意冷傲坚执,不足表示取与观念之异常人者。然万事皆有自然之情理,倒行逆施,非常人之所喜为,而常人之所不任受也。故余能透见吾友之心思、之理论。而事实上之情况,吾友毫不置察,纠葛乃起。盖只重理论、不重事实之人,每好责人以如些。吾友即其例,余亦或不免。此等事虽微细,固大有可研究之价值在也。
……[2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吴宓.吴宓日记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1998
  • 2.    吴宓日记  .遥远的旋律的博客[引用日期2013-11-6]
词条标签:
小说作品 小说 学者 娱乐作品 出版物 书籍